汉朝百科

广告

让闺蜜们羡慕嫉妒恨的薄姬

2012-07-09 20:46:19 本文行家:段钱龙

《史记.外戚世家》记:“始姬少时,与管夫人、赵子儿相爱,约曰:‘先贵无相忘。’已而管夫人、赵子儿先幸汉王。汉王坐河南宫成皋台,此两美人相与笑薄姬初时约。汉王闻之,问其故,两人具以实告汉王。汉王心惨然,怜薄姬,是日召而幸之。薄姬曰:‘昨暮夜妾梦苍龙据吾腹。’高帝曰:‘此贵征也,吾为女遂成之。’一幸生男,是为代王。其后薄姬希见高祖。”司马迁讲:“孔子罕称命,盖难言之也。”孔夫子很少谈及命运,原因是,命

  《史记.外戚世家》记:“始姬少时,与管夫人、赵子儿相爱,约曰:‘先贵无相忘。’已而管夫人、赵子儿先幸汉王。汉王坐河南宫成皋台,此两美人相与笑薄姬初时约。汉王闻之,问其故,两人具以实告汉王。汉王心惨然,怜薄姬,是日召而幸之。薄姬曰:‘昨暮夜妾梦苍龙据吾腹。’高帝曰:‘此贵征也,吾为女遂成之。’一幸生男,是为代王。其后薄姬希见高祖。”

  司马迁讲:“孔子罕称命,盖难言之也。”孔夫子很少谈及命运,原因是,命运这个东西实在是太难说得清了。

  西汉文帝刘恒的母亲薄太后,少女时相貌平平,又是私生女出身,先嫁给魏王,后被刘邦掳入汉宫,一直默默无闻。谁料想后来经做了大汉皇太后,尊贵无比,直叫跟她一块儿进宫,个个天生丽质的闺蜜们羡慕嫉妒恨。

  所谓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。

  薄姬前半生命运多舛。首先是身份就羞于启齿,父亲是吴地人,秦王朝时跟魏王宗室的一位女子偷尝禁果,私通生下薄姬。幼年的她,生父死在绍兴,就地埋在了那里,寡母独自一人艰难抚养着她。

  秦末各地反秦义军举事后,魏豹被立为魏王,都平阳——今山西临汾市。薄姬这时已出落成一个大闺女,母亲无奈把她送进了魏王宫,侍奉魏豹,实际上就是给人家做姬妾。魏豹这个人属于骑墙派,在楚汉之间摇摆不定,最终被刘邦派曹参带人给收拾了,魏国变成了汉的一个郡,姬妾们成了俘虏,薄姬被送到织锦室做了女工。

  “豹已死,汉王入织室,见薄姬,有诏内后宫,岁余不得幸。”魏豹死了,他的女人都落到刘邦手里。有一天刘邦偶然来织锦室,发现薄姬容貌身段不错,把她召进了自己的后宫。薄姬的处境是改善了许多,起码不用再做苦力了。遗憾的是汉王后宫佳丽如云,一年多的时间,刘邦一次也没召见她,更别说临幸侍寝了。

  青春的少女都怀有玫瑰色的梦想,几年前,三个闺蜜——薄姬、管夫人、赵子儿——情同姐妹,薄姬悄悄对两位说:假如有一天咱们三人当中谁先富贵了,可别忘了姐妹们。管、赵点头称是。

  命运弄人,管、赵二位得到了汉王刘邦的宠幸,整天乐得合不拢嘴。汉王四年(公元前202年)的一天,刘邦坐在河南宫成皋台上,由管、赵两位美人陪着玩。得意时,管、赵低头窃窃私语,谈起当初薄姬与她们的约定,不禁哑然失笑。——那表情分明是,这阵子,谁顾得了她呢!刘邦问二位美人笑什么?两人只好据实以告。刘邦听后,发了慈悲心,有些同情可怜薄姬,心想,女人们真有意思,拿与朕召幸同寝当资本荣耀,这又有何难呢,朕巴不得多睡一个呢。当天夜里就召薄姬来陪睡。

  头一回贴身侍奉帝王,褪去衣衫,薄姬战战兢兢,道:贱妾昨天夜里梦见一条巨龙压在我肚子上。刘邦笑了,说:这是好征兆,来,朕这就圆你这个梦。说着话拥薄姬入帐。

  就这么一次偶然的临幸,随后连刘邦的面再难见着,薄姬竟然就怀上了龙种,给刘邦生了个儿子。

  “高祖崩,诸御幸姬戚夫人之属,吕太后怒,皆幽之,不得出宫。而薄姬以希见故,得出,从子之代,为代王太后。”祸福相倚,争奇斗艳的美女堆里,遭帅哥猛男冷落,有时反而是一件好事。刘邦一死,大老婆吕雉掌权了,她最痛恨此前在他老公面前骚首弄姿、妩媚邀宠的妃嫔,也就是戚夫人之流,统统关起来,一步不得离开宫门。——这里边,当少不了曾经张扬恣肆的管、赵二位。而薄姬,因为内敛从不争宠,刘邦几乎再未见过她,得到吕后的宽恕,允许她随儿子代王刘恒去封地代国,做王太后,过安逸舒心的生活。

  在女人的幸福指数衡量体系里,有两个重要的参数,一个是丈夫的忠诚,另一个是儿子的孝顺。管、赵二位很快就被刘邦抛诸脑后了,又未能为其生下一男半女,落寞凄凉是必然的结局;对薄姬而言,高祖夫君非她一人所属,原本就无所谓忠诚不忠诚,而儿子刘恒才是她幸福的全部。刘恒的孝顺天下人皆知,《二十四孝》里的“亲尝汤药”,传诵的正是这位大汉天子对母亲薄太后的悉心照料,令无数卧病在床无人奉养的母亲热泪盈眶,心向往之:“生母薄太后,帝奉养无怠。母常病,三年,帝目不交睫,衣不解带,汤药非口亲尝弗进。仁孝闻天下。”

  薄姬的福分可不止是做个王太后。吕氏势力遭诛灭,儿子刘恒意外执掌西汉江山。母以子贵,薄姬人生最辉煌的日子到来了。文帝给外爷追封个灵文侯,在会稽郡重修了陵园;给外婆在栎阳——长安东——修建了文侯夫人陵园;连魏王的后代也跟着沾光,免除了其家族的劳役赋税。而含辛茹苦抚养他长大的母亲薄氏,更是得到了皇儿至高无上地敬奉,赐封皇太后。舅舅薄昭被封作轵侯。

  至今,西安东郊的白鹿原上,在汉文帝墓——霸陵——西南不远处,有一座南陵,母亲薄太后紧紧依偎着儿子长眠于地下,俗称作“望子冢”。而当年为她播下那棵灵异种子的男人刘邦,栖息于与南陵一水之隔的渭河西岸长陵。薄氏“东望吾子、西望吾夫”,幸福万万年!失信又嘲笑过她的管、赵二位美人呢?不仅尸骨难寻,连名字都早已被人遗忘了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段钱龙常用笔名叶之秋。江西鹰潭人,高中语文老师,文史研究者,新浪网2011年博客年终评选,入选草根类文史五大名博,半年来在新浪讲坛栏目推荐文章将近三百篇。联系方式:QQ 514800342 邮箱 chufen1979@sina.com

行家更新